第二届嘉宾-欧阳辉

欧阳辉先生,长江商学院金融学杰出院长讲席教授,学院金融MBA、金融EMBA项目学术主任、兼任学院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主任与金融创新和财富管理研究中心联席主任,中国证监会资本学院特聘教授并兼任多个公司独立董事和高级顾问。曾任雷曼兄弟,野村证券,瑞士银行董事总经理。负责过大型金融机构的资产配置,信用衍生品定价,alpha-beta 结构性产品等,也负责过为大型企业的投融资,成本管理和业务开发提供解决方案和产品建议。曾被美国北卡大学授予终生教职...
bet36在线备用
《中国的资本市场:风险与机遇》

中国的经济高速发展能不能可持续性?金融危机之后,尤其是发展国家以前,所有的国家都学美国,金融危机之后美国的体系有问题,所以很多国家学中国的模式,当时他们想中国的模式到底是什么样的模式?从1978年到2015年,我们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他们问我们一个问题,假设我们再搞40年,中国经济还能不能高速发展?


所以我们要看待问题主要从中国的金融体系和美国的金融体系进行比较。这里我要强调一点,没有一个体系是完美的,中国的金融体系不是完美的,美国的金融体系不是完美的,所以我们看一下美国的金融体系有哪些不好的,我们中国金融体系有哪些好的地方?


2010年,当我们的经济成为世界的第二名,所有的国家,担任金融角色的时候都会想到中国。第一个想到中国,第二个想到美国。美国和中国在金融危机下有什么不一样的?我们主要搞基础设施,70%到80%都是基础设计,美国是QD、搞国债。美国为什么不像中国这样搞70%-80%的基础设施,尤其是纽约的地铁远远落后于我们深圳地铁的。但美国的政治体系不一样,所以不可能刺激经济像中国这样的。


美国政府买美国国债,主要是想把美国债权整个撑起来,目的是降低美国国债的利率,实现融资解决产能过剩。但美国这种实体经济不好的地方就是很慢。假设一个企业借不到钱,会怎么做?一定会裁员,第二个是去库存。假设能借到钱,不会产能过剩;假设一个行业没有降价,产能过剩肯定解决不了。所以美国刺激经济慢、效率不高,但是终能解决产能过剩,主要是行业融不到资、借不到钱。


最后我们的结果就是银行资产大幅增加,银行的绝对资产、银行资产增长率,每年都有超过10%的增长率增长,这是全世界都没有生成过的。美国和中国体系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融资主要有以下几个渠道:一个是银行贷款、一个是发债权、一个是发股票。美国的经济主要靠债权,52%的比例是靠债权融资,银行占融资的20%;我们融资69%是通过银行融资,所以银行的比重占到很多。


美国可能企业借债太多了,如果不太多,也不可能有2008年的金融危机,同时增加债权融资,但是债权加银行贷款是负债率,总量是不能增加的,把银行的贷款变成债权,这个是我们可能需要做的事情。我们2015年直接融资占23%。银行融资太大了,占了快80%,我们要增加融资。我们要发展债权市场,但是问题是发展债权市场的同时我们也要考虑企业的负债,不能盲目绝对的局部性发展债权市场,主要综合考虑。


另外一定要搞股权融资,所以要搞互联网金融、资产政权化、注册制等等,是改革的方向。股权的融资实际对企业融资是最重要的融资,从国家战略和企业的出发点,要实现习近平总书记的到2020年人均GDP要翻一番。


我们的负债已经那么高了,负债是等于一个企业的债权加银行贷款,所以这两个总量处于GDP已经很高了,所以我们盲目发展债权市场,即使是和美国比,我们的负债比例已经很高了,总要靠股权融资。债权融资本金利息是要还的,还不清本金利息在国外是要破产的,在国内是可以不破产的。债权融资一定要小心一点,可以通过股权融资降低企业负债率。经济下行我们利润下降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需要还本金和利息。健康的股票市场,到后面的6年实现习近平总书记的目标至关重要,因为债权融资就会有金融危机,我们看看所有的危机,1997、1998年的危机都是债权的,没有哪一个国家因为股票市场造成金融危机,债权融资高一些。


我们国家的股票市场到底怎么样?最高5000多点,这是到10月31日的数据。从2011年14%到10%,下降了。另外我了解了一下,股票的价格多高多低,什么时候高什么时候低没有一个标准,一般的时候市盈率看一下,我们整个市盈率高一些,市盈率增速0.4%,小公司的市盈率高一点,有1589家小公司市值低,但是比例增速高一些,大公司市盈率要低一些,小公司市盈率要高一些。


另外一个现象,美国的股票市场也是一个市盈率,它的市盈率是历史第三高的,最高的时候是2011年美国的互联网泡沫,2009年美国经济大萧条,美国实体经济已经很贵了。美国经济复苏也是堪忧的,比欧洲好一些,但是没有想象的那么好。这就是股票市场的风险,我们在座的领导把所有的上市公司的市盈率算了一下,有18家银行,他们的市盈率算了一下,是超过其他所有上市公司的总和,至少这几年都是这个数据,我们银行不是弱势群体,他们盈利绝对是好的,对银行是好事,我们国家的A股盈利不分散,主要集中了18家银行。


中石油、中石化,我们把金融机构这两捅油踢掉。我们国家的A股市场除了银行和两捅油的市盈率比较低以外,其他市盈率不是很低。


我们一般的企业盈利有25%不是主营业务,从数据是可以看出来的,有一点点风险。到2016年中,因为非经常性损益,到2011年中分成了经常性损益、核心性盈利,分开之后,小部分盈利增速是80%,我们的盈利增速主要是非核心业务盈利增速,我们的企业核心业务增速是下降的,这个也是值得担忧的地方,我相信我们的政府可能早就知道了,所以第一个就是我们的盈利主要是靠银行、金融机构、两捅油,还有其他盈利是靠非核心业务,所以我们要加强核心业务的发展。


我们稍微总结一下,股票市场总的来说除了金融机构、两捅油,我们的市盈率不低,另外风险是核心业务是下降的,非核心业务是上升的。股权融资对国家发展特别重要,我相信我们告诉要保也要把股票项目保下来。因为债权融资,我相信在座很多债权专家,实际上债权已经有泡沫了。


中国和美国和其他国家不太一样的,科技金融和互联网金融,我们国家做的比较多也是做的比较好的,我们经常说互联网金融超过美国,因为我总是想到风险,为什么美国不做互联网金融,为什么中国做的这么好?所有金融都必须为实体经济服务,所有的技术创新必须为实体经济融资投资创造条件。融资就是股权融资、债权融资、银行贷款等。在美国为什么没有很多P2P?因为美国打法不太一样,美国融资52%是发债,互联网金融在美国起不到太大的作用,尽管我们P2P等出了很多问题,还是能帮助企业融到一些资,能够解决一些问题的,但是从一个国家战略来说,互联网金融是非常有限的,所以我们要积极发展股权市场、债权市场、银行贷款。


中国的储蓄率是远远超过外国的,我们有这么多钱,怎么把这么多钱用效的用在实体经济里,中国的经济要真正服务老百姓服务企业财富管理。以前的想法是成本的增长,现在的想法首先是财富保值,这样对我们金融机构来说,我们做的产品风险就不要那么高了,我们的压力就没那么大了,首先是财富保值,低风险的产品。


还有一个是中国不良资产,我总觉得往往在经济下行的时候,美国也好,东南亚国家也好,我们亚太地区债权市场的主席就是一个韩国人,为什么主席年纪轻轻的?在经济下行的时候,不良资产处理,收益往往是很高的,收益有风险的比率,假设我们知道不良资产的本质,实际上收益相当高的,往往当经济向上走的时候,不良资产是可以处理的,但是收益是很低的,在经济下行的时候,尤其是很多企业很快处理不良资产,那个时候实际上是很好的投资机会了。所谓的高收益债,那个是最赚钱的。


最后一个,我觉得中国的经济要真正服务老百姓服务企业财富管理,我们这么多钱,假设不做起来,我们的钱就是股票打一下,房子买一下,就在这里面转,我觉得这一点可能是一个很大的机会。我们的金融机构为我们老百姓服务,老百姓自己也提高一些知识,服务起来交往起来更加有效。


我有一些数据,这是2015年预测的,我们到2015年底,高净值人群要达到100多万,总共是110多万亿可投资资产,高净值人群可以达到37、38万亿。这些有钱人财富增长是远远超过GDP的。到现在还达到16%,这个数据说明什么问题,我们讲讲党中央讲的要精准扶贫,有钱人财富增长是超过人均GDP的,我们也希望贫穷的人也能增长一下,但是我们主要是服务有钱的人。还有个人可投资资产也是增加的,人数增加了,可投资资产也是增加的,这对于金融机构来说是个好消息。


这些人是怎么想的,就是我们的机会,他们的想法和以前的想法不太一样,以前的想法是成本的增长,现在的想法首先是财富保值,这样对我们金融机构来说,我们做的产品风险就不要那么高了,我们的压力就没那么大了,首先是财富保值,低风险的产品。我们再做一些稍微高风险的,所以我们的人的观念发生了变化,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对于我们金融机构来说。


财富传承主要是财富保障,因为我们这个调研主要是做50岁或者以上的有钱人,这个稍微有偏见,因为他们年纪大一点点了,他们想到了怎么传承,所以我们做的就是怎么传承,这对客户提供了方向。


还有很多低风险保值的产品高风险高收益反而占到16、17%左右,我们做产品的时候,会想到中等收入的,5、6、7%是相对中等偏高的,5%左右都是中等的,这跟国债收益也是有关系的。作为金融机构来说,我们主要是服务,要求中等收入,风险可控的一些产品。


现在还有一个热门方向是境外投资,第一我们不要盲目把钱拿出去,第二我们去看一看美国国债收益和中国国债收益哪个高,美国经济复苏了,我们经济下行了,我们经济再下行我们还有6%的增长。所以我们国内投资机会相比美国实际多一些,至少收益要高一些,千万不要盲目的把所有的钱都换了。


境外投资的比例增加了,我们低于1000万到5000万可投资资产,另外1亿以下可投资资产。假设37%是所有资产的比例,因为人数不一定能说明问题,你去调研也会说的,尽管50%,他说只有10%,这个人数是可以统计出来的,假设人数是相当资产的比例,实际上我觉得比例太高了,你有33%的资产投到国外去,只有60%几的资产投到国内,也许这个比例太高了,至少我们的客户投资境外的资本收入没有太多。


高净值人士要做什么,增加境外投资,另外超过净值人群大部分不变,然后增加一部分。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在中国服务这些客户他们怎么想的?第一个是资产配制分散风险,还有捕捉境外市场机会、追求投资收益、进行移民资产转移到境外、资产隔离企业海外扩张、股权海外架构安排等等。假设债权不违约,他们持有债权到期债权的收益是固定的,假设债权违约了,固定就不固定了。股票投资房地产要小心一点,像美国,我们比较熟悉的,投资房地产的成本比较高,第一有房产税,到纽约即使在华尔街那里,你的租金除以房价不会超过3%,所以这些东西的成本都比较高,另外一些结构性产品,还有境外主要选择哪些地方,主要是香港,第二美国也比较多,我平时住在香港比较多,我对香港的前景不是那么看好,但是我觉得风险不是那么大。


稍微总结一下,我们国家现在要热衷于经济,主要是靠融资、债权、股票,我们主要靠股权融资。当经济下行的时候,股票融资是一个很好的渠道,健康的股票市场是所有股票融资的基础,不要想企业还没有上市,二级市场和股票市场对我们不重要,这个想法要改一改,假设特类型的上市公司定价比较低,一个健康的股票市场对我们国家至关重要。


一个企业的非核心业务盈利不能说上升,除了银行、中石油、中石化企业之外,所有其他企业我们算了一下,已经到了20%到26%了,这是相当高的数字了,机会也比较多,一个处理不良资产,另外处理服务也是很重要的。最后谢谢大家。


?